原创 要闻 证券 基金 保险 银行 上市公司 IPO 科创板 汽车 新三板 科技 房地产

新亚强IPO:“黑天鹅”事件是否还会发生 公司避而不谈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作者:笔尖    时间:2020-08-27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关注到,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新亚强硅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亚强,证券代码603155)已经进入发行缴款程序,截至目前,IPO进展还算顺利。


  当前A股市场的改革和发展日新月异,对企业上市越来越多地给予自主充分披露之宜,最大限度地支持实体经济。但对新亚强上市,投资者还需提高风险意识,它上市后能否迎来发展期、是否会有“黑天鹅”事件上演仍存不确定性。该公司对本网相关求证事项作了回复,不过言必称参阅招股书,对曾经发生的恶性水污染事件及持续风险、实控人对公司控制和管理的风险、业绩“变脸”风险等并没有给出实质性答复。谨以下面的探讨,作为投资参考吧。


  产能利用率不足  IPO募投项目必要性问题


  根据披露出的信息,新亚强专业从事有机硅精细化学品研发、生产及销售,本次IPO发行3889万股股份,募集资金全部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项目,分别是年产2万吨高性能苯基氯硅烷下游产品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总投资额12.1363亿元,其中12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投入。


  “年产2万吨高性能苯基氯硅烷下游产品项目”是IPO募投重点项目,投资总额9.1733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9.037亿元。但从报告期产品线的产能利用率指标看,新亚强目前已有产能尚难以充分消化,尤其是苯基氯硅烷相关产品,产能利用率最低。例如,2019年苯基三氯硅烷的产能利用率为76.71%,二苯基二氯硅烷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8.62%。


1.png

  

      对此,新亚强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年产2万吨高性能苯基氯硅烷下游产品项目”包括苯基有机硅中间体及苯基系列有机硅深加工产品,该项目有利于公司产品结构优化,从有机硅功能性助剂和苯基氯硅烷产品进一步向苯基氯硅烷下游延伸,扩大生产规模。其次,基于已有苯基氯硅烷项目,公司可发挥自身产品技术优势、规模优势及成本优势,通过苯基氯硅烷下游产品链的完善加大苯基氯硅烷系列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最后,通过增加公司新增产能的销售渠道,巩固和扩大公司苯基产品的市场占有率。


  募投项目能否给公司发展带来助力,实施后能否充分发挥产能优势,尚待观察。


  上市后业绩是否会“变脸”


  多元化经营风险,主营业务受宏观经济直接影响,且波动幅度非常大,今年则受到疫情影响、下游需求疲软,2020年的日子比较难过。


  根据披露出的信息,新亚强预计2020年1月-9月营业收入为3.60亿元至3.90亿元,同比减少23.59%至17.22%;预计净利润1.3亿元至1.4亿元,同比减少26.08%至20.40%;预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1.3亿元至1.4亿元,同比减少25.26%至19.52%。


  由于疫情的特殊原因,对其业绩是否下滑不好做评价,但影响该公司业绩的因素值得探讨。


  一是宏观经济与市场环境并不利于新亚强主营业务发展,且提出了较强的挑战性。宏观经济波动直接影响新亚强上下游产业,经济下行压力和新旧经济更替都会影响新亚强经营和经济效益。


  新亚强在招股书中表示,报告期内,该公司上游主要为生产有机硅单体、氯化苯及硅粉等产品的化工企业,下游行业分布广泛,涵盖了建筑、汽车、电子电器、电力、新能源、医疗卫生、个人护理、航天航空、纺织、日用品等领域,公司受单个下游领域的影响较小,但公司所处行业及上下游产业与宏观经济形势存在较高关联度。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研究发现,上述对新亚强直接影响的上下游一众行业均属于较为传统的行业。同时,经济整体上存在增速放缓、“去杠杆”“去产能”等宏观政策因素,下游客户需求不旺,直接影响了该公司现在和未来的生产经营。事实上,2019年业绩下滑,就是上述宏观和下游中观利差的影响所致。


  二是新亚强的利润来源严重依赖单一产品,而产品单价波动剧烈,超出一般情况下生产型企业的正常状态。新亚强上市后,这可能随时是一个引起股价暴跌暴涨的“定时炸弹”。


  报告期内,新亚强核心产品为六甲基二硅氮烷,平均售价分别为3.15万元/吨、10.93万元/吨和7.31万元/吨,2017年至2018年价格涨幅较大,2019年价格有所回落;销售收入分别为15062.11万元、45128.76万元和30374.93万元,占公司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8.28%、70.25%和51.12%。


  波动幅度剧烈还表现在毛利率的综合占比上。报告期内,六甲基二硅氮烷的毛利占新亚强当期主营业务毛利的比例分别为57.84%、70.57%和47.12%。


  单一产品的风险在于市场需求变化,下游市场需求变化难测,而且该产品价格波动巨大,一旦出现需求和价格“双降”,新亚强将面临营收利润的断崖式下跌,同时也将对公司的稳健经营造成致命打击。


  三是周期性行业特点导致主营业务不稳定,经营业绩下滑的风险。


  根据新亚强披露出的信息,2017年及2018年前三季度,由于国内供给侧改革及环保督查力度加大等因素影响,有机硅行业景气度大幅提升,供需变化导致我国有机硅行业上游单体及DMC等产品价格均大幅上涨;2018年第四季度,由于前期有机硅产品价格快速上涨引起的下游需求增速减缓及有机硅单体生产企业高开工率等原因,有机硅单体及DMC等产品价格快速回落;2019年,有机硅市场保持稳定,供需相对平衡,价格趋势基本稳定。


2.png

  

      出口外销大幅下降成大概率事件


  外销一旦偃旗息鼓,出口退税将无从谈起,利润将受到大幅侵蚀。


  一是产品出口在新亚强整个业务收入中的占比较大,外销业务收入受出口国外贸政策变动直接影响,贸易战和疫情全球化对新亚强经营压力颇大,而且这个影响将长期存在。


  根据披露出的信息,新亚强产品主要出口德国、泰国、日本、美国、印度等国家,报告期内,该公司外销业务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7.91%、62.01%和46.81%,其中出口美国的外销业务收入占当期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64%、8.26%和11.27%。2018年6月以来,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温,新亚强出口美国的产品六甲基二硅氮烷、乙烯基双封头等已于2018年9月被美国加征10%关税。


  2019年5月10日,美国政府宣布将中国2000亿元产品的关税由10%调整至25%。目前,新亚强前述产品已列入关税为25%的产品目录。


  二是出口退税政策、出口量持续受到下行压力,新亚强利润大受挤压。


  报告期内,新亚强所享受的出口“免、抵、退”税金额分别为1584.46万元、4884.43万元和3640.20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20.45%、19.56%和14.42%,该公司出口产品的增值税执行“免、抵、退”政策,出口退税率为13%。


  吉林新亚强恶性水污染事件是否还会发生


  对该事项,新亚强避而不谈。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注意到,污染事件有据可查,新亚强仍面临相同风险。


  公开信息显示,2010年7月28日吉林新亚强化工厂1000多只装有三甲基乙氯硅烷的原料桶冲进松花江,导致下游水域污染,吉林市环保、安监、消防、公安、交通、卫生、龙潭区、经开区、舒兰市等相关单位和部门曾沿松花江设置多个打捞点,力争在城区段全部拦截。当时的消息称,三甲基乙氯硅烷是无色透明液体,有刺激臭味,在空气中暴露,易和潮气反应产生氯化氢。其危险特性是易燃、遇高热、明火或与氧化剂接触,有引起燃烧爆炸的危险,受热或遇水分解放热,放出有毒的腐蚀性烟气。因此,该污染事件引起社会各界和群众的高度恐慌。


  2018年9月,新亚强发行股份换股吸收合并吉林新亚强生物化工有限公司,由此吉林新亚强的资产和经营设施并入新亚强,原有公司注销。


  公开披露信息显示,吉林新亚强成立于2004年9月27日,截至2018年10月末,注册资本为3441.67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初亚军;住所为吉林市永吉经济开发区上海街20号,经营范围为建筑材料(不含木材)、金属材料、五金、二类机电(不含汽车)、土特产品批发兼零售;进出口商品经营业务。2018年11月1日,吉林新亚强被新亚强吸收合并后注销。


  新亚强有限成立于2009年11月13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由吉林新亚强出资设立,注册地为江苏宿迁。此后,新亚强进行了6次增资,前5次为吉林新亚强货币出资,第6次新增的8万元注册资本,由初亚军以货币资金15.69万元认缴。


  随后,新亚强改制为股份公司。2015年,新亚强股份设立,2015年8月1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新亚强硅化学江苏有限公司审计报告》(瑞华审字[2015]91010060号),截至2015年6月30日,新亚强有限的总资产为34932.89万元,净资产为20642.84万元。


  2015年12月25日,新亚强取得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出具的《关于同意新亚强硅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的函》(股转系统函[2015]9370号),同意公司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方式为协议转让。持股情况为吉林新亚强持股10580万股,占比99.92%;初亚军持股8万股,占比0.08%。


  2018年9月至10月,新亚强、吉林新亚强分别召开股东会,同意新亚强吸收合并吉林新亚强事项,并将新亚强吸收合并后的注册资本减至3449.6667万股。


  对于新亚强与吉林新亚强的合并和评估等事项这里不做赘述,不过这种“换汤不换药”的做法值得投资者警惕。


  实控人父女能否为规避“黑天鹅”加一道保险


  从吉林新亚强到新亚强的腾挪,其中有不得不明示的持股“技巧”,不过,新亚强的实际控制人和管理人仍是初亚军。


  吉林新亚强已经注销,曾经的环保污染事件震惊全国;新成立的新亚强(即新亚强)以初亚军之女初琳为公司在持股比例上的绝对大股东,初亚军、初亚贤持股比例较小。这样的股权设计的初衷是出于“女承父业”提前完成遗产继承的考虑,还是想从持股关系上摆脱不好看的发展历史?


  更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是,换了马甲的“新亚强”是否会在内控、安全生产、环保等方面有所改观?


  招股书披露,新亚强的实际控制人为初亚军、初琳、初亚贤。初亚军与初琳系父女关系,初亚军与初亚贤系兄弟关系。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初亚军、初琳、初亚贤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公司72.27%的股份。


  其中,初琳直接持有公司61.31%的股份,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通过亚强智盈间接持有公司0.50%的股份,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公司61.81%的股份;初亚贤直接持有公司8.42%的股份;初亚军直接持有公司2.04%的股份。


  初亚军、初琳、初亚贤分别于2015年8月18日、2019年1月12日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三人同意作为一致行动人行使股东权利,承担股东义务,对有关新亚强经营发展的重大事项行使何种表决权达不成一致意见时,各方同意,以初亚军的意见为最终意见。


  由此可见,新亚强仍然以初亚军为最终决策人。而初亚军在吉林新亚强污染事件发生时为该公司的实控人、实际管理人。


  因此,无论从实际控制人的控股比例(72.27%),还是实际的经营管理控制来看,新亚强均存在较大风险。新亚强也在招股书中提示了相关风险:若未来公司实际控制人对公司的经营决策、人事安排、财务管理等方面进行不当控制,可能给公司经营和其他少数权益股东带来风险。


  从初氏父女简历看,均有政府从业经历,初亚军创业超过20年,而初琳曾在全国人大工作过,2018年3月加入新亚强。这样的从业经历,或许能为该公司日常平稳运营增加些许保险。


  披露信息显示,初亚军1955年出生,本科学历,1975年参加工作,曾任吉林省蛟河市天北乡纪委书记、市委组织部干部,吉林造纸厂人事处干部、制材厂厂长,吉林市经济技术协作委员会干部、广吉经济发展公司经理,吉林市华丰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15年8月至今,任新亚强董事长、总经理。


  初琳生于1982年,拥有香港城市大学国际商法硕士学位、维也纳经济大学国际税法硕士学位,2007年7月至2016年12月担任全国人大财经委办公室主任科员,2018年3月加入新亚强,目前任公司副董事长。


  上市后信息披露将更加充分,对新亚强经营管理和后续业绩情况,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将保持长期关注。


(责任编辑  张丽娜)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3056。

延伸阅读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