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目标 政治局会议释放了哪些经济信号?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时间:2020-03-30





  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召开会议,为防疫和社会经济发展工作再开“药方”。


  会议指出,要加大宏观政策调节和实施力度。要抓紧研究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同时要落实好各项减税降费政策,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和使用,加紧做好重点项目前期准备和建设工作。还要充分发挥再贷款再贴现、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金融政策的牵引带动作用,疏通传导机制,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精准金融服务。对地方和企业反映的难点堵点问题,要抓紧梳理分析,及时加以解决,推动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达产。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提到的“特别国债”,在我国历史上仅发行过两次,被专家称为“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


  【发特别国债】


  时隔13年再发“特别国债”?专家:补充财政收支缺口


  原文:会议指出,要发行特别国债。


  中共中央政治局3月27日召开会议,首次提出要“发行特别国债”。根据资料,历史上我国仅发行过两次特别国债:第一次是1998年发行2700亿特别国债,用于补充四大行资本金,以应对97年亚洲金融危机;第二次是在2007年,发行1.55万亿特别国债用于成立中投公司。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对新京报记者分析称,发行特别国债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手段。这次为应对疫情,政府支出巨大。一是对控制疫情的直接支出,比如建医院、人员救治、测试和集中隔离等,都由政府买单;二是疫情对经济构成了一系列影响,政府采取减税等措施,同时企业停工停产导致收入减少,进一步影响政府税收;三是给予一部分居民和企业补贴,特别是有些居民疫情期间没有收入带来的失业救济问题,都是政府支出。


  “即使国内疫情结束,但国际可能还没有结束,所以考虑到收支缺口的长期性。另外疫情期间曝出了公共服务方面的短板,国家提出要加大医疗卫生领域的建设、防护材料的生产储备等,这也是一笔支出。这些额外支出的负担和收入减少的缺口,需要有资金来弥补。”赵锡军称。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颜色日前在一份报告中也称,在当前疫情冲击下,经济增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若经济受损严重,则需要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稳定经济。为了应对政府收入下降支出大幅上升的财政缺口,特别国债其低成本、长周期的特点是为财政收支缺口融资的较为理想的方式。由于受多年来经济快速发展需求升高与通货膨胀的影响,必要情况下可考虑发行2万亿左右特别国债。


  27日政治局会议还提到要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据财政部经济建设司一级巡视员宋秋玲3月21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3月20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的地方政府债券已达14079亿元,其中,一般债券3846亿元,专项债券10233亿元。而2019年1-3月份,全国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总计14067亿元。


  “积极的财政政策中最重要的一个选项就是地方政府发债,从地方政府债券的发债数据来看,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就是专项债券的额度明显提升,一般债券则有所下降,这一变化趋势与疫情直接相关,疫情出现之后,提振经济的紧迫性大大提升。政府认为应该集中力量,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特定的领域中。” 首创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剑辉表示。


  他进一步分析称,疫情之下,交通运输行业备受影响,这一薄弱环节需要提升。“另外,政府没有比投资基础设施更好的选项了,他们也不希望地方政府把钱投到各个地方,这样的话属于‘撒胡椒面’,难以形成显著的效果,所以,在限定投资领域之下,只好先投资基础设施来起到拉动经济的作用。”


  【引导利率下行】


  存款降息会来吗?专家:4月中上旬或成下调政策利率及存款基准利率时间窗口


  会议原文:会议指出,要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在近年的金融政策表述中,“引导贷款市场利率下行”几乎是固定出场。央行3月27日公布的货币政策委员会2020年第一季度例会也指出,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继续释放改革促进降低贷款实际利率的潜力,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努力做到金融对民营企业的支持与民营企业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相适应,推动供给体系、需求体系和金融体系形成相互支持的三角框架,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


  作为贷款市场利率风向标的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3月20日最新一次报价中,1年期LPR为4.05%,5年期以上LPR为4.75%,均较上次报价保持不变;2月时,1年期、5年期以上LPR已“双降”过一次。


  不过在这一个月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超过20个国家接连祭出降息政策,不少国家央行两度降息,给我国降息打开了政策空间。加上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市场对是否该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观点也呈胶着状态。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在银行负债中,企业和居民部门存款占60%以上,如果想降低实体融资成本,那么要银行负债成本降低,降低存款基准利率是首选,通过银行负债成本下降,可以通过LPR新机制继续引导LPR下行。4月中上旬或成下调政策利率及存款基准利率时间窗口。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申万宏源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孟祥娟表示,考虑到金融机构的负债端刚性较强,为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降存款利率仍有可能。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陶金认为,从长期看,LPR持续降低的基础是代表更大规模负债成本的存款基准利率调降,同时未来存款方面的市场化改革也将持续推进,存款利率的调降也应在市场化改革框架下通过市场手段开展。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存款基准利率调整是货币政策的后手牌。国金证券指出,商业银行在货币政策传导中起着重要作用。在分析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结构、成本变化的基础上,下调存款基准利率的概率较低。主要是考虑到存款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存款利率对银行息差的负面影响相对有限,以及居民存款实际利率已为负值。


  那么如果不调存款基准利率,后续政策如何做?国金证券认为,将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一是进一步降低政策利率,预计后续逆回购、MLF利率将再度下调;二是降准降低商业银行机会成本,改善信用扩张条件,预计今年再降准2次;三是商业银行让利通过加点下调LPR;四是货币政策的重点是量的扩张,量增后,商业银行盈利也会上升。今年信贷与社融新增量仍将相当可观。


  【适当提高赤字率】


  平衡财政收支? 专家:有必要财政灵活性更大


  会议原文:会议指出,要抓紧研究提出积极应对的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同时还特别提出,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9年赤字率拟按2.8%安排。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许多行业受到影响,导致生产、经营、消费等多方面税费收入下降,另外,中央紧急出台一揽子财税支持政策,为疫情防控各项工作提供有力支撑。今年1-2月财政收支数据显示,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9.9%,而疫情防控及社会保障兜底等领域的支出出现小幅增长。财政增支减收,使得财政平衡压力进一步凸显。因此,适当扩大财政赤字率,通过更加积极的财税政策为经济社会的恢复和发展提供支持,是十分必要的。


  李旭红表示,通过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能够给予财政更大的灵活性。首先,在当前,能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充分支持,兜牢“三保”底线、做好“六稳”工作。其次,随着企业逐渐复工复产,通过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能够帮助企业轻装上阵,渡过难关。此外,还能够在今后一段时期对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公共安全保障体制等领域提供更大支持,从而达到补短板和促发展的双重目标。


  【扩大消费】


  加快释放国内市场需求专家:政府正全方位复苏消费


  会议原文:会议强调,要加快释放国内市场需求,在防控措施到位前提下,要有序推动各类商场、市场复工复市,生活服务业正常经营。要扩大居民消费,合理增加公共消费,启动实体商店消费,保持线上新型消费热度不减,同时,要加强国际经贸合作,加快国际物流供应链体系建设,保障国际货运畅通。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就此次疫情来看,尽管线上消费需求全面爆发,但线下消费受到的冲击却是有目共睹、不容回避,餐饮、酒店、旅游等一众服务业都身陷困境。虽然相当一部分人并非没有消费需求或消费能力,但他们却不得不将相关领域的消费延后,这便助长了市场短期有效需求的收缩。另外,一切生产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满足消费,消费需求收缩势必会制约行业复工复产的进程,以及国民经济重回正轨的步伐。


  付一夫进一步解读称,促消费的举措应该是多管齐下的,而不是单纯针对某个领域。此次会议就提到,要有序推动各类商场、市场复工复市;启动实体商店消费;加强国际经贸合作,加快国际物流供应链体系建设等,都可以理解为政府正在全方位地支持消费复苏,这对于推动复工复产顺利进行、推动国民经济重回正轨有重大意义。


  【完成全年经济发展目标】


  如何完成目标?专家:稳就业很重要


  会议原文:会议强调,力争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努力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


  昆仑健康资管首席宏观研究员张玮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要完成今年的经济发展目标,应该是在国内疫情得到初步控制之后,更多依靠发行政府债券来增加政府可支配收入,进而带动财政支出,实现包括新基建在内的经济发展,所以,今年我们能够看到政府债券,尤其是国债市场的进一步飞跃。


  不过,张玮也坦言,相比完成经济发展目标,稳就业其实面临更大挑战,这对于国民经济而言也是最重要的。由于疫情导致的停工停产,对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现金收入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尽管货币当局力图从流动性及融资成本上来进行逆周期调节,但疫情对中国企业利润造成的拖累已不可避免,3月26日公布的二月份规上工业企业利润已经足以说明问题,所以,目前来看,相对于保经济发展目标而言,稳就业,保障民营企业挺过难关显然更为重要。(程维妙 潘亦纯)


  转自:新京报网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7254。

延伸阅读

热点视频

淄博武汉两地发声,最美MV震撼来袭 淄博武汉两地发声,最美MV震撼来袭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特色小镇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