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大基地“圈而不建” 问题凸显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时间:2022-11-25





  风光大基地建设正在提速。11月10日,国家能源局召开10月全国可再生能源开发建设形势分析视频会。会议表示,要切实抓好大型风光基地建设工作,进一步推动第一批、第二批大型风电光伏基地项目。


  “依托存量通道外送,增量就地消纳”,风光大基地的稳步建设给产业链上风机、电池片、组件、逆变器、电站运营等多个环节带来新的增长空间,也对电网消纳提出了艰巨挑战。


  “对于新能源资源较好的蒙西、甘肃、新疆等地区,常规电源较少,网架相对薄弱、支撑能力不足,可尝试采用柔性直流输送新能源。一方面减少通道对送端电网的依赖程度,另一方面提升直流通道安全运行稳定性。”11月19日,在陕西咸阳举办的西部风光大基地专业论坛上,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新能源部太阳能处副处长王昊轶如是说。


  多省区争相布局探索


  开展风光大基地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立足生态文明建设、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沙漠、戈壁、荒滩综合利用,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作出的战略部署。这一部署下,包括陕西、青海、宁夏等在内的不少省区均积极布局。


  陕西风、光资源丰富,截至目前,陕西可再生能源装机突破3000万千瓦,其中水电333万千瓦,风电1155万千万,光伏1408万千瓦,生物质55万千瓦,占全省总装机的38%。“近年来,我们加大大型风光基地的谋划力度,全省列入国家第一批规划的三个基地项目,总规模1253万千瓦,居全国的第二,其中陕鼓一期600万千瓦,神木、府谷送河北南网300万千瓦,渭南基地350万千瓦,三个基地建设总投资大概800多亿元,目前已经全部开工,明年年底前全部建成达效.。”陕西省能源局副局长刘齐表示。


  作为全国电力系统的领跑者,青海的清洁能源的总装机量占比和发电量占比都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青海从2017年到2022年每年都开展示范项目,这些示范项目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成果。”落基山研究所高级顾问周勤分析,“我们认为青海建成零碳电力系统将面临三个主要挑战,一是如何实现大规模可再生电力的消纳和外送;二是如何满足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电力系统的灵活性需求;三是如何确保高比例可再生电力系统的安全运行。”


  作为 “十四五”国家规划的黄河大型清洁能源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宁夏新能源禀赋较好。据宁夏自治区发改委能源发展处杨泽英介绍,“在宁夏风光大基地建设上,宁夏共争取获批国家下达我区的基地总规模是2000万千瓦,第一批300万千瓦项目已于2021年10月份在宁东能源化工基地正式开工建设,第二批采煤深陷区400万千瓦项目正在按照煤电与新能源联合开展相关前期工作。宁夏正研究推动第二批采煤深陷区光伏基地项目。”


  土地利用及网架薄弱问题凸显


  我国西部地区风、光资源较好,未利用地多,新能源开发优势明显。“十三五”期间通过大基地的模式,我国积极推动新能源集约化开发,已取得显著成效。


  “2021年陆上集中式平原、山区地形风电项目单位千瓦造价分别约5800元、7200元,海上风电达到12000-16000元;地面光伏电站平均单位千瓦造价约4150元。全国大部分地区新能源开发能够实现平价。”王昊轶分析。


  他同时提醒,风光大基地开发仍然面临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土地利用问题。


  “大基地的开发必须与国土、生态充分衔接,合理利用土地。新能源开发需占用大量的土地资源,在项目开发中存在城镇空间、农业空间、生态空间三条控制线划定与新能源规划衔接不够,存在空间冲突、部分项目落地困难等问题。”王昊轶说。


  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7月迄今,山西、河北、河南、安徽、海南、内蒙、陕西7省区共计废止风光项目累计规模约9GW。“主要原因是 ‘圈而不建’、环评不过关,触及生态红线、林业等问题。”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新能源工程院总工程师惠星分析。在其看来,风光项目用地问题主要涉及农业空间、生态空间和城镇空间。规划选址避让敏感因素包括 “三区三线”、军事保护区、林地、饮用水源保护地、文物保护地等。


  据中国工业报观察,近期因项目未能在规定时限内建成投产,全国多地发文废止或收回部分光伏建设指标。对此,三峡能源 (600905.SH)表示,“项目未按期建成,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消纳问题,不少区域电源规划及用电负荷存在 ‘僧多粥少’的情况,缺乏系统的跨区域送出规划,新建项目受限电影响整体经济性下降,新能源运营商开发积极性不高;二是光伏项目涉及大规模用地,触及生态红线、林地等限制性问题也将导致项目工程进度滞缓。”受此影响,三峡能源9个基地项目尽管均已动工建设,但项目建设进展不及预期。


  区域电网结构与特性,也在掣肘西部风光大基地的规模化开发。


  “目前新能源大基地多通过常规直流输送,但对于新能源资源较好的蒙西、甘肃、青海、新疆等地方,支撑能力不足。采用常规直流输送新能源,一方面需要新建大量火电,不利于 “双碳”目标,另一方面也存在经济性和直流通道运行安全性问题。”王昊轶分析。


  西部地区网架结构薄弱、消纳能力差。“不同于单体新能源项目,大型风光电基地更应注重系统方案的设计。要做好合理的电源配比,规划灵活调节措施,规划外送和本地消纳的输电通道,并进行新能源场址限制性因素排查。还应做好上网电价测算及各类电源项目的财务评价,做好系统设计方案、设备选型的环境适应性,要做到与生态治理相结合。”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西北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丁雨建议。


  上市公司积极参与建设


  高渗透率的新能源发电和远距离高压直流输电深刻改变了电力系统的动态特性和行为,在新型电力系统的场景下,新能源电源与大电网之间的相互作用加强,对光伏电站、风电场的安全可靠性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要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去提效和降本,构建安全可靠的新型电力系统结构,特别是对于光伏电站这种长生命周期资产,安全可靠应该放在首位。”隆基绿能 (601012.SH)全球营销中心副总裁高军提醒,“从电站全生命周期角度来看,一个电站多快好省,最终是要落到好上面,建得再快、建得规模再大,如果电站资产是安全性不高的资产,最终电站全生命周期的经济效益将无法得到保障,甚至还会带来巨大的亏损。”


  不少上市公司也在参与风光大基地项目的布局建设。11月11日,广宇发展 (000537.SZ)发布投资者关系活动称,“公司新疆阜康100万千瓦多能互补项目及青海茫崖50万风电项目为大基地项目,目前均已开工。”


  大基地项目成为主流还有望推升龙头运营商的集中度。作为国家能源集团中定位为风电资产整合的平台,龙源电力 (00916.HK)持续加大基地化开发,并加速优质风光基地项目获取。公告显示,目前龙源电力广西及甘肃两个基地项目已经开工,正在开展的国家第二批沙漠、戈壁、荒漠基地项目也在规划中。


  11月17日,光伏巨头晶澳科技 (002495.SZ)发布公告称,与辽宁省朝阳市人民政府、辽宁省朝阳县人民政府签署 《投资框架协议》,拟投资建设“晶澳朝阳综合新能源产业基地”。其中,2GW风光电站大基地项目,投资总额约90亿元。(余娜)


  转自:中国工业报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3056。

延伸阅读

  • 警惕大规模弃风弃光现象重演

    警惕大规模弃风弃光现象重演

    一边是大规模建设,一边是生产出来的电却无法消纳,今年前4月局部地区弃风弃光增长的现象,警示在“双碳”目标下推进我国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必须首先解决新能源“立”的问题,要通盘谋划、因地制宜推进大型风电光伏基地建设
    2022-06-08
  • 风光产业迎首批退役潮 走好“最后一公里”商业模式尚待完善

    风光产业迎首批退役潮 走好“最后一公里”商业模式尚待完善

    2000年迈入规模化发展快车道的中国风电与光伏产业,即将抵达20至25年设计使用寿命的终点,迎来第一批大规模退役潮。
    2022-07-18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