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建设70年:484万公里康庄大道连通"五湖四海"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时间:2019-08-30





  道路通,百业兴。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公路里程仅有89万公里,其中41.3%是等外路,公路运输严重制约着经济运行和百姓出行。改革开放之后,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后,逐步打破公路建设的体制束缚,形成了多元化投融资机制,推动公路建设取得跨越式发展。


  来自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我国全国公路总里程484.65万公里,公路密度50.48公里/百平方公里。全国四级及以上等级公路里程446.59万公里;二级及以上等级公路里程64.78万公里;高速公路里程14.26万公里;国家高速公路里程10.55万公里。国道里程36.30万公里,省道里程37.22万公里;农村公路里程403.97万公里,其中县道里程54.97万公里,乡道里程117.38万公里,村道里程231.62万公里。全国公路桥梁85.15万座、5568.59万米;全国公路隧道17738处、1723.61万米。全年完成营业性客运量136.72亿人,旅客周转量9279.68亿人公里,货物周转量71249.21亿吨公里。


  大数据显示,我国高速公路里程、公路总里程均居世界首位。其中,在青海高原修建的长达8.21万公里的高原公路,长度可绕地球赤道2周;在贵州省农村修建的长达16.2万公里的农村公路,长度可绕地球4圈。我国公路交通建设,在创造了“中国速度”的同时,也创造了“世界奇迹”。这为我国经济建设和可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改革开放推动公路建设


  新中国成立后,为巩固国防,开发边疆,国家先后投资建设了川藏公路、青藏公路等一批干线公路,组建了约10万人的公路测量、施工队伍,公路建设逐步进入健康发展的轨道。


  “但1958年‘大跃进’时,在平原地区有些县,县委书记挂帅,发动群众,半个月就修简易公路数百公里(这些公路征地不花钱,也不讲标准,没铺路面,未建桥梁),从而使一些人产生错觉,认为修公路很容易。于是,1958年以后国家计划就不再安排一般公路建设投资。”原交通部副部长王展意回忆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公路交通状况相当落后。据统计,在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公路里程仅有89万公里,其中41.3%是等外路,而等级公路中单车道的三四级公路占97.5%,国道平均行车时速不到30公里,公路运输严重制约着经济发展运行和百姓出行。


  1978年,我国迎来了改革开放。我国公路交通建设也迎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要致富,先修路。”——这是在全国家喻户晓的宣传口号。问题是修路的钱从何而来?


  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省率先探索出了一条路子:1981年,广东省想把水网地区的渡口改成桥梁,让交通速度更快一些,他们便向澳门公司借款修桥,承诺“收费还贷”——这是我国路桥建设史上的第一个政策性突破:贷款修桥,收费还贷。


  广东省“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的探索,打破了我国公路建设单纯依靠财政投资的体制束缚,形成了“国家投资、地方筹资、社会融资、利用外资”的多元化投融资机制。与此同时,也催生了我国政府“征收养路费”“开征车辆购置附加费”等财税政策措施的出台。


  1981年,国家计委、国家经委、交通部联合颁布《国家干线公路网(试行方案)》,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出台的第一个国家级干线公路网规划,也是普通国道网的规划;1992年交通部出台的《国道主干线系统规划》是第二个国家级干线公路网规划。


  1981年5月22日,交通部颁发了《公路工程技术标准》,1972年颁发的《公路工程技术标准(试行)》同时废止。新标准对我国公路建设和公路运输提出了新要求。


  1989年2月27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交通工作会议上,交通部正式提出制定“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长远规划”要求:建设公路主骨架,建设国家高速公路网,建设跨江海公路桥梁。


  1991年,我国正式提出“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建设规划,总规模约3.5万公里,贯通首都、省会、直辖市、经济特区、主要交通枢纽和重要对外开放口岸;连接了全国所有人口在100万人以上的特大城市和93%的人口在50万人以上的大城市,约覆盖全国城市总人口的70%。


  “五纵”国道主干线包括:黑龙江同江至海南三亚,长约5200公里;北京至福州,长约2500公里;北京至珠海,长约2400公里;二连浩特至云南河口,长约3600公里;重庆至湛江西南出海快速大通道,长约1314公里。“七横”指连云港-霍尔果斯、上海-成都、上海-瑞丽、衡阳-昆明、青岛-银川、丹东-拉萨、绥芬河-满洲里。


  在这些规划和标准的指导下,我国干线公路建设不断快速发展,对于提升国家综合国力和竞争力、增强经济社会发展活力、提高国民生活质量、保障国家安全等都作出了突出贡献。


  2007年12月18日,交通部召开“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基本贯通新闻发布会,通报称:“五纵七横”提前13年完成规划目标。12条主干线中,高速公路约占总里程的76%,一级公路约占总里程的4.5%,二级公路占总里程19.5%。


  随着“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和高速公路网的建设,跨江海桥梁建设也全面展开。在改革开放之初,长江经济带的4500公里区域段只有3座桥梁,到新世纪初期已建成216座,其中177座是公路桥梁。在长江下游江苏南京以下不到400公里的黄金水道上,架起了11座大跨径桥梁。


  据统计,在过去的40年中,我国共新建公路桥梁51万多座,合计总长4.8万公里,相当于现有公路桥梁总量的80%(总长的93.6%)。这对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以及公众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质量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高速公路挺起交通大梁


  2004年12月17日,国务院审议通过了《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该规划成为我国高速公路长远发展和交通运输现代化的战略蓝图,标志着中国高速公路发展进入了新的历史阶段。


  2005年1月,交通部公布上述《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该规划采用放射线与纵横网格相结合的布局形态,构成由中心城市向外放射以及横连东西、纵贯南北的公路大通道,包括7条首都放射线、9条南北纵向线和18条东西横向线,故此简称为“7918网”。国家高速公路网总规模大约为8.5万公里,其中主线6.8万公里,地区环线、联络线等其他路线约1.7万公里。


  回顾我国高速公路的发展历程,大体可分为五个发展阶段:从1978年至1988年是探索阶段。1984年沈大高速公路开建,1988年沪嘉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实现了我国高速公路“零”的突破,解决了发展高速公路的认识问题;从1989年至1997年是起步发展阶段。国家研究交通发展战略,制定高速公路发展规划,逐步建立起中国特色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制度,奠定了中国发展高速公路的基础;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至2007年是加快发展阶段。国家抓住了发展机遇,高速公路骨架初步成网,形成了我国高速公路加快发展的态势;2008年至2015年是跨越式发展阶段。在短短8年时间内,新增高速公路里程6.96万公里,通车里程超越美国位居世界第一。全面改变了我国公路网的结构,高速公路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功能大幅提高。


  2011年4月,交通运输部发布《交通运输“十二五”发展规划》。《规划》提出,到2015年,全国公路总里程达到450万公里,国家高速公路网基本建成,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10.8万公里,覆盖90%以上的20万以上城镇人口城市,二级及以上公路里程达到65万公里,国省道总体技术状况达到良等水平,农村公路总里程达到390万公里,达到“村村通”目标。


  2013年6月20日,交通运输部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公布了《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出台的第四个国家级干线公路网规划,体现了国家发展综合交通运输的战略方针,是指导国家公路长远发展的纲领性文件。该《规划》是对普通国道网的调整和补充,对《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的完善,是一个功能完善、覆盖广泛、能力充分、衔接顺畅、运行可靠的国家干线公路网络,对促进区域城乡协调发展,推进综合运输体系建设,保障我国公路交通可持续发展等具有重要意义。


  2014年6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进入本世纪以来,工程科技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角色愈益突出。”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省工作了5年,亲历了全长36公里的杭州湾跨海大桥的修建。该工程不仅促进了当地从交通末梢到交通枢纽的飞跃,更通过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汇聚和扩散,影响了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促进了苏浙沪经济圈发展。


  2015年1月1日,交通部颁布的《公路工程技术标准》(JTGB01-2014)(简称“新标准”)正式施行。“新标准”规定,高速公路是指“能适应年平均昼夜小客车交通量为25000辆以上、专供汽车分道高速行驶、并全部控制出入的公路”。“新标准”适应了当时和其后一个时期社会、经济发展和公路建设的需要,对指导全国公路工程建设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


  来自交通运输部的信息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全国公路总里程477.35万公里,比上年增加7.82万公里。公路密度49.72公里/百平方公里,增加0.81公里/百平方公里。四级及以上等级公路里程433.86万公里,比上年增加11.31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90.9%,提高0.9个百分点。二级及以上等级公路里程62.22万公里,增加2.28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13.0%,提高0.3个百分点。高速公路里程13.65万公里,增加0.65万公里;高速公路车道里程60.44万公里,增加2.90万公里。国家高速公路10.23万公里,增加0.39万公里。


  与此同时,交通运输部还结合社会发展和技术进步,不断优化改进服务措施。在高速公路收费服务方面,积极推广电子不停车收费应用,为用户提供多种支付选择。据统计,目前29个联网收费省份中,已有河南、山东、浙江、上海、江苏等14个省份实现了高速公路人工收费车道移动支付全覆盖,广西、陕西、重庆、北京、天津、广东等14个省份正在开展试点工作。预计2019年底前实现高速公路人工收费车道手机移动支付全覆盖。


  农村公路建设通达乡野


  2017年12月25日,新华社发布电讯称,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好农村路”建设作出重要指示。他强调,近年来,“四好农村路”建设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为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带去了人气、财气,也为党在基层凝聚了民心。习近平指出,交通运输部等有关部门和各地区要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高度,进一步深化对建设农村公路重要意义的认识,聚焦突出问题,完善政策机制,既要把农村公路建好,更要管好、护好、运营好,为广大农民致富奔小康、为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更好保障。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农村公路建设高度重视,多次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建好、管好、护好、运营好农村公路。5年来,全国新建改建农村公路127.5万公里,99.24%的乡镇和98.34%的建制村通上了沥青路、水泥路,乡镇和建制村通客车率分别达到99.1%和96.5%以上,城乡运输一体化水平接近80%,农村“出行难”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交通扶贫精准化水平不断提高,农村物流网络不断完善,广大农民群众得到了实实在在的获得感、幸福感。


  记者梳理发现:2011年4月,交通运输部发布的《交通运输“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农村公路(建设)总里程(要)达到390万公里,达到“村村通”目标;2011年5月,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公路水路交通运输发展规划纲要(2011-2020年)》作为指导西部地区此后10年交通运输发展的纲领性文件,绘制了西部地区交通运输发展的宏伟蓝图;2013年6月,交通运输部公布的《国家公路网规划(2013年-2030年)》中,规划普通国道扩展重点在西部地区和欠发达地区;2016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加大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具备条件的乡镇和建制村要加快通硬化路、通客车;2017年3月6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加强农村公共设施建设,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2018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要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


  2018年12月26日,2019年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在交通运输部党校召开。会上总结了2018年交通运输工作取得的成绩,提出了2019年的目标及具体工作规划。分析了当前交通运输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并对交通运输工作的未来作出展望。


  从该次会议上可以了解到:2018年,基础设施补短板加快推进。公路水路完成投资2.3万亿元。预计新增公路通车里程8.6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6000公里,新建改建国省干线公路2万公里。公交运营线路里程达106.9万公里,公交专用道达1.09万公里;轨道交通运营里程4900多公里,在建里程超过6000公里。新改建农村公路31.8万公里,农村公路总里程达405万公里,通硬化路乡镇和建制村分别达到99.64%和99.47%。公路水路投资1.8万亿……


  该次会议还提出,推进《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2021-2050年)》编制工作,突出综合立体、融合发展,构建面向未来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启动“十四五”综合交通运输规划编制工作,加强交通运输规划与国土空间规划的衔接。(记者 杜文科)


  转自:中国产经新闻报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7254。

延伸阅读

热点视频

多措并举稳外贸 动力强劲底气足 多措并举稳外贸 动力强劲底气足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特色小镇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