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煤制油产能释放不足 急需政策扶持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时间:2017-11-12





  10月24日,央视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会特别报道中,用了1分41秒描绘了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壮观的煤制油工厂场景再次出现在国人的面前。
meizhiyou
(图片来源:互联网)
  “我国以神华煤制油为代表的现代煤化工走在世界前列,的确是一件令国人引以为豪的事情。”中科合成油技术顾问唐宏青对中国化工报记者表示,从满世界寻求技术支持到煤制油技术国产化,我国煤制油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垄断,登临世界煤化工产业峰顶,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能源自主保障能力。但也必须同时看到,我国煤制油项目投产不少,产能释放却不足,企业效益欠佳,需要引起行业高度重视。
 
  自2016年底神华400万吨/年煤制油示范项目投产以来,陆续又有一些项目投产。这些项目投产后运行状态到底如何,中国化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发展方兴未艾
 
  唐宏青对中国化工报记者说,煤制油是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的第一个现代煤化工项目,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宁东基地视察了400万吨煤制油项目,2016年底,神华宁煤集团煤制油项目成功出油,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充分肯定了煤制油项目建设所取得的成绩,由此也极大促进了煤制油产业的发展。
 
  “按照宁夏规划的蓝图,预计到2020年,以神华煤制油为代表的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将累计完成投资6000亿元以上、工业总产值5500亿元,
 
  打造千亿元园区3个、百亿元园区4个,培育千亿元企业3个,百亿元企业7个。”唐宏青进一步介绍说。
 
  中信化工信息研究院高级分析师崔军对记者介绍道:我国现有几大煤制油企业都在加快项目推进,产能会逐步得到释放。例如,神华在宁夏宁东采用间接法技术建设400万吨煤制油,在内蒙古16万吨示范项目基地建设直接法煤制油200万吨,未来合计能力将达到724万吨。
 
  宁煤400万吨间接法煤制油2016年底投产,目前已生产优质柴油150多万吨。并在进行二期400万吨煤制油的申报,有望2018年被核准。伊泰分别在内蒙古大路和杭锦旗规划了200万吨和120万吨的煤制油,在新疆伊利和乌鲁木齐规划了100万吨和200万吨的煤制油,合计620万吨。
 
  如果这些项目能在2020年前如期投产,包括内蒙古大路的示范项目16万吨,该公司煤制油能力将达到636万吨。潞安集团180万吨/年一期100万吨高硫煤清洁高效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项目正在施工中,目前项目已完成总进度的93%。陕西未来能源二期4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正在推进。
 
  崔军表示,截止到2017年9月,列入国家煤炭深加工十三五规划中的新建项目和储备项目,共有9个,规模为1896万吨,包括已经投产项目825万吨,我国的煤制油规模能力在2020年将达到2721万吨。该规模还不包括国家能源十三五规划中提到的蒙东煤制油重点加工项目。
 
  产能释放不足
 
  崔军告诉中国化工报记者,2015年全国煤制油产能为278万吨/年,全年平均产能利用率仅为47.5%,比2014年下降26%。2016年底随着神华宁煤400万吨煤间接液化项目投产,煤制油总产能增至738万吨,增幅118%,产量198万吨,同比增长53.5%,产能利用率58.6%。2017年6月,随着伊泰120万吨煤制油投产,包括间接液化和直接液化以及延长煤油共炼项目,到2017年9月底,我国合计煤制油产能为825万吨,实际产量为155万吨。
 
  “从上述数据中不难发现,我国煤制油总产能虽然超过800万吨,但实际产量非常低。”崔军说。
 
  唐宏青认为我国煤制油产能不高主要有三大原因:一是实际投产的产能并没有媒体所说的那么多,目前已建成投产的煤制油项目,除伊泰16万吨煤间接液化项目完全达产以外,其它投产项目负荷率均不高。如神华宁东4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虽然基本建成,但两条线实际投产运行了一条线,产能仅为200万吨,这200万吨装置目前也只有50%多的负荷率。二是受制于技术等原因,一些投产项目难以达到设计产能。三是有的项目刚建好,还未形成实际产能。如伊泰12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目前气化炉刚刚试车,离成熟运行还有一个过程。因此建成的项目有800多万吨,但预计2017年实际产量也仅能达到250万吨左右。
 
  “由于大型煤制油装置技术成熟和运行稳定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产能释放会逐步增长,但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假以时日。”唐宏青这样认为。
 
  急需政策扶持
 
  “我国煤制油还处于示范阶段,示范项目除了技术成熟度以外,经济性的好坏对行业的示范性和影响力更强更大,如果示范项目经济性不好,项目都亏损,对行业的杀伤力会非常大”。唐宏青对中国化工报记者说。
 
  唐宏青认为,一般煤化工企业的经济财务分析是以年为单位。如果年产量达不到设计值,就有利润减少或者亏损的可能,因此企业要以实现全年安全、稳定、长周期、满负荷运行为目标。然而,目前多数煤制油装置达负荷率和达优率都很低。前期投产的煤制油项目,受国际油价以及消费税过高、产量过低、生产稳定性不好等影响,基本没有赚钱的,有的已陷入转产其他煤基化工产品或适度减少产能的尴尬境地。
 
  “除负荷不高及当前市场油价过低原因之外,煤制油税赋过重,也是项目经济性不好的重要原因。”唐宏青补充说。
 
  崔军告诉记者,根据中讯化工研究院成本模型测算,煤制油单位完全成本约5200元/吨。其中柴油消费税1411元/吨、石脑油2105元/吨,综合看营业税金及附加费约为1746元/吨,仅消费税一项就占成本近30%,由此大幅降低了煤制油项目的盈利能力。
 
  据记者了解,对煤制油遇到的税赋过重问题,煤制油企业、行业协会、地方政府及有关媒体一直在进行呼吁,希望国家能够取消煤制油消费税,给尚处于示范期间的煤制油产业以政策扶持,帮助其度过困难期。(记者 陈丹江)
 
  转自:中国化工报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3056。

延伸阅读

热点视频

第六届中国报业党建工作座谈会(1) 第六届中国报业党建工作座谈会(1)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特色小镇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