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体制改革定调 成品油定价逐渐归位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17-05-25





  “成品油定价机制已经被诟病多年,现行制度的灵活性已经无法适应目前成品油市场的变化。”一位成品油贸易从业者告诉记者:“因此,向更加市场化的价格机制改变是大势所趋。”


  近日,油气体制改革意见出台,尽管没有对成品油价格机制究竟如何改革提出详细的方案和时间表,但其中一句“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发挥市场决定价格的作用,保留政府在价格异常波动时的调控权”为后续改革提出了方向性的指引。


  “成品油定价机制已经被诟病多年,现行制度的灵活性已经无法适应目前成品油市场的变化。”一位成品油贸易从业者告诉记者:“因此,向更加市场化的价格机制改变是大势所趋。”


  不过,就在不久前曾在温州举办的石油流通发展高峰论坛上,作为中国石油流通协会副会长的董秀成就曾表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改革,行政的力量还是会大于市场的力量。


  作为成品油生产的另一端——成品油出口,在近期也遇到了一些政策方面的波动。在三桶油以外的民营炼油厂今年并没有获得成品油出口的配额,同时进口原油使用配额的申请也于5月5日被停止。


  “国内尤其是北方的成品油产能过剩情况相当严峻,尤其自去年大面积获得进口原油‘双权’后,”标普全球普氏亚洲石油分析师周小艺告诉记者:“相关部门会根据本年的进口原油使用情况确定来年的配额,这让这些炼油厂的生产热情十分高涨。”


  出口路径的阻塞外加生产积极性的高涨,使得中国尤其是北方的成品油市场的供给十分充足,从而导致市场竞争异常凶悍。


  价格机制不能反映市场


  “目前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的最大问题,就是它本身不能反映整个市场的供求状况,作为企业本身很难找到一个合适的标杆价格确定自身的成品油销售价。”上述成品油贸易从业者告诉记者。


  当前,中国采用的成品油定价法则,是于2013年正式发布并实施的,将成品油调价和计价周期由过去的22个工作日降为10个工作日,并取消上下4%的浮动限制,改为最高限价。


  成品油选择的参照标准,是当次调价前20天,布伦特、迪拜、米纳斯三种原油价格平均价格变动情况,“本质上讲,这是以企业原料成本价的方式确定最终产品售价,而在现在的实践中,已经不适合市场的需求,也无法反应市场供需的变动。”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刘孟凯说。


  同时,由于目前成品油市场供给十分充足,导致中国北方地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恶性竞争”的情况。“民营加油站往往在指导价下每升降价1-1.2元的区间内进行销售,而现在国营加油站也开始了大幅度的降价活动。”刘孟凯说。


  据记者了解,在北方地区,中石化甚至史无前例地进行每升降价1.5元销售。“这种竞争难以持续,许多加油站都是亏钱状态在运作,出台一个能够反映供需关系的价格机制,也可以尽量避免这种恶性竞争的情况出现。”上述成品油贸易人士告诉记者。


  日前发布的油气体制改革意见中,明确要求改革油气产品定价机制,有效释放竞争性环节市场活力。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发挥市场决定价格的作用,保留政府在价格异常波动时的调控权。


  “从成熟的成品油定价机制来看,由政府牵头组织一个成品油交易中心,在这个交易中心下各市场主体进行充分交易,政府以交易的价格作为参考建立成品油定价机制。”周小艺说:“这样既可以反映市场供需情况,政府也可以起到价格调节市场的作用。”


  出口贸易政策亟待完善


  2016年末,中国成品油出口形式在10年暂停后恢复了一般贸易出口路线,自此,中国各炼油厂的出口路线共有两条,一条是刚刚恢复的一般贸易出口路线,另一条则是一直以来的加工贸易路线。


  财务部于2016年11月份发布通知,自2016年11月1日起成品油增值税出口退税率提高至17%,进一步鼓励成品油出口,一般贸易出口成品油可享受增值税先征后退的政策,同时,一般贸易出口也可以享受消费税免征的政策。


  同样,另一种出口路线——加工贸易路线也可以享受免征增值税和消费税政策。“加工贸易路线就是从国际上进口原油,在中国加工然后再出口,原油的进口商和成品油的收购商必须是同一主体,在此过程中,作为原油的加工商只能赚取加工费。”周小艺告诉记者。


  而一般贸易出口的方式除了可以自行选择出口后的成品油收购商以外,价格的制定也更加灵活,赚取的除了加工费外,还有国内成品油和国际市场成品油的差价,“炼油厂一般都倾向于通过这种路线进行成品油出口贸易。”周小艺说。


  但是,在经历十年的暂停后,目前对于一般贸易出口大家都在重新进行摸索,“目前国内的一系列政策储备,包括人员、不同机构之间的配合,都需要进行调整和重新配合,因此需要在进出口方面进行意见中所提到的,‘完善成品油加工贸易和一般贸易出口政策’。”周小艺表示。


  而此前一位业内人士也向记者表示,加工贸易出口这种路线容易出现“大进大出”的情况,“相当于中国直接作为加工商,把污染和能耗留在国内,这和目前中国的环保治理和产能管理的思路是不合的。”她说。


  由于目前国内成品油市场竞争激烈,国营炼油厂在出口成品油方面进行努力,据中国海关发布的数据,2017年前4月共出口成品油1544万吨,累计同比增长15%,尽管同比上涨较多,但这一绝对数值均低于去年其他时期表现。


  尽管国内供需情况进一步宽松,但一季度国家对于成品油出口的政策却在收紧,首先就是取消了去年发放给民营炼油厂的加工贸易出口配额,同时分配给国营炼厂的加工贸易出口配额数量也同比大幅下降。


  “对于成品油出口的收紧,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应该是常态,”刘孟凯告诉记者:“近两年国家还是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对各炼厂,包括民营炼油厂的运行情况进行更严厉的监管,但从长远来看,逐步放开还是主要趋势。”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3056。

延伸阅读

  • 对我国《中长期油气管网规划》的解读和思考

    油气管网是我国实施“一带一路” 、能源革命等国家战略的重要基础设施,是油气上下游衔接协调发展的关键环节,是我国现代能源体系和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7-07-21
  • 如何重塑油气行业竞争力 世界石油工业转型发展七问

    过去三年来,世界石油工业经历商业、技术和政策环境等诸多剧变。一方面,巴黎气候协议的签署让许多人质疑化石燃料的未来;另一方面,国际油价在经历5年多历史高位后大幅下跌,跌幅为过去40年来最大。
    2017-07-31

热点视频

第六届中国报业党建工作座谈会(1) 第六届中国报业党建工作座谈会(1)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特色小镇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