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风速风电发展大有可为 多难题待解


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时间:2017-07-13





  近日从株洲召开的中国中东南部风电开发研讨会上获悉,随着技术突破,我国中东部和南部地区平均风速5米/秒的低风速风电项目可实现年利用小时数达2000小时以上。同时,这些地区低风速资源可开发面积从27平方公里增加到87万平方公里,低风速资源开发总量由3亿千瓦增加到10亿千瓦。

(资料图片 来源于网络)
  该会议由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主办、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有限公司风电事业部承办,风电开发商、整机商、设计机构、专家学者及相关配套的企业深入探讨了我国中东部和南部地区低速风电开发存在的机遇与挑战。与会代表认为,中东部和南方地区风电开发大有可为,但也面临选址、用地、认识不足等诸多挑战。
 
  资源开发潜力巨大
 
  低风速风电是指风速在5.5-6.5米/秒之间的风电开发项目。据了解,我国中东部和南部地区低风速资源非常丰富,可利用的低风速资源面积约占全国风能资源区的68%,且接近电网负荷中心。
 
  “中东部和南部地区的低风速风资源可开发量达10亿千瓦,目前已开发的资源量不到7%,为6000余万千瓦。”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表示,未来有93%的资源量有待开发,“因此,这些地区低风速风电开发的潜力巨大。”
 
  随着风电企业、制造商等加大研发和创新投入的力度,我国在风电整机、交流器、加长和分段叶片以及超级电容、电机、齿轮箱、减振器件、高塔筒等配套产品的研发和生产方面取得巨大成就,打造了成熟完整的风电产业链布局,为低风速风电开发提供了技术支撑。如中车株洲电力机车研究所在全国率先推出2兆瓦110低风速大叶片产品,目前其研发的2兆瓦116、2兆瓦121、2兆瓦130等系列风电机组已经陆续批量装机。
 
  当然,低风速风电开离不开国家和政策的支持。“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等国家政策明确将中东部和南方地区作为风电发展的重心,加速了这些地区成为低风速风电项目建设的主战场。”北京洁源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鱼江涛说。
 
  中东南部风电快速发展的另一个原因是,“三北”地区的弃风限电现象严重,而且在短时间难以得到根本性缓解,客观上促使风电投资“南移”。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仅西北五省(区)弃光电量就高达70.42亿千瓦时,弃光率为19.81%。其中,甘肃弃风最为严重的地区,弃风率达43%,弃风电量为104亿千瓦时;新疆的弃风率达38%、弃风电量为137亿千瓦时。因此,风电开发利用由“三北”地区向中东部和南部地区转移,为低风速风电的发展提供了契机。
 
  与会代表认为,在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下,中东部和南方地区将成为我国风电持续规模化开发的重要增量市场,低风速风电开发大有可为。
 
  低风速风电面临诸多问题
 
  虽然我国中东部和南部地区低风速风电潜力巨大,在技术和应用创新方面也走在全球前列。不过,这些地区风资源分散、风况条件复杂,低风速风电开发面临着管理、征地、认识不足以及可借鉴经验少等亟待解决的问题。
 
  “低风速风电的开发,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认知问题。”秦海岩认为,中东部和南部地区发展低风速风电,需要开发思路的转变,如,中东部和南部地区可以将低风速风电开发与国家发展创新特色小镇结合,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中东部和南部的低风速区域征林征地难。”鱼江涛表示,这些地区植被茂盛,林业面积大,林业指标获取较难,林业手续办理时间长。同时,补偿标准与“三北”地区相比较高,制约了风电大规模发展。
 
  鱼江涛补充道,这些地区政府对低风速风电开发认识有差异,部分省市对风电产业引导和支持力度不够。“目前这些地区发展低风速风电的审批流程长,如项目在推进过程中须在土地、环保、水保等部门层层办理,且报告编制费用在投资总额中占比较高,其中办理手续的费用占到3%-5%。”
 
  “测风塔安装、资源利用、流场认识、地形影响等多个方面都是目前低风速风电开发所面临的问题。”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李小兵说,“这样会造成机组选型不准、资源利用不足、风电场规律认识不透、设计粗放、规避风险方法简单的局面。”
 
  此外,中东部和南方地区的地形复杂多样,选址难度大,导致工程建设、运维等成本增加;风电投资主体单一化,对投资少、规模小的低风速风电投资积极性不高,其中75%-80%为国有资本;低风速风电项目呈现多样化特点,对机组的适应性提出新的要求,且主机厂对市场需求研究不足,尤其是定制化风机和小型风电标准把握不准等。这些问题成为中东部和南部地区发展低风速风电的阻碍。
 
  多措并举促低风速风电发展
 
  中东部和南部地区发展低风速风电大有可为的同时也面临诸多问题,那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推动低风速风电又好又快的发展呢?
 
  对此,鱼江涛建议,第一,加强各级政府引导工作,提高发展低风速风电的积极性,鼓励“能源合同管理”模式引进投资方建设和运营,使投资更加多元化;第二,项目投资结合农业扶贫,充分发展县级地方政府推进项目职能,把项目投资建设和农业扶贫有机结合起来,采用“政府扶贫资金+专业投资企业+绿色金融”支持方式,用项目扶贫、产业扶贫代替资金帮扶,用长效机制为精准扶贫走出一条新路;第三,鼓励设备厂家提供周期服务,主机厂要建立专业化的建设运维公司,提供资源评价、微观选址、风机定制化等服务;第四,简化审批流程、示范先行。
 
  中广核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牛海峰表示,与集中式风电项目不同,低风速风电分布点比较广,如果要按统一模式或集中式模式发展,在时间等方面增加成本,但政府可以有序引导、集中规划。同时在规划阶段,低风速风电项目审批问题可由政府牵头统一解决,为其后续发展提供支持。
 
  “低风速风电对政府和行业的依赖度很高。”华电福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张文忠表示,政府应提供更多的公共服务,引导企业有目的、针对性地做工作,减少前期工作的负担,如修路、建电网等。同时,行业协会和组织可以整合资源,为投资者创造有更好的投资环境。
 
  张文忠还表示,作为企业自身也需要有改进的地方,如加大对生态环境保护的投入。“企业不能为了控制造价,追求项目单位千瓦投资更低,而忽视了对环保的投入。”
 
  此外,“三北”地区风电建设相比,中东部和南部地区发展低风速风电时,测风工作必须做得足够细致,让风资源数据更具有代表性。这就对测风塔数量和测风周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应建设至少2座以上的测风塔,并且观测期限不能短于1个完整年,为低风速风电发展奠定基础。(本报记者叶伟)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3056。

延伸阅读

  • 风电企业“走出去”仍需爬坡过坎

    2016年,中国风电累计、新增装机容量均居全球第一。中国累计装机量约是位居第二名美国的两倍,新增装机量约是美国的四倍。在全球风电市场上,中国可谓遥遥领先。但是与全球领先的国内市场相比,中国风机制造企业国际化程度并不高。
    2017-06-21
  • 风电产业低价竞争魔咒如何破?

    风电产业低价竞争魔咒如何破?

    国内风电行业在发展初期也曾饱受最低价中标的困扰,并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时至今日,仍偶有低价标出现。如何既能稳步实现风电度电成本的降低,又能避免最低价中标对市场秩序的扰乱,值得当下风电行业深思。
    2017-09-05

热点视频

第六届中国报业党建工作座谈会(1) 第六届中国报业党建工作座谈会(1)

热点新闻

热点舆情

特色小镇

版权所有: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583